“美国优先”作祟 欧洲订单顺延 非洲小国只得25剂……多国与君同寝陷疫苗(2)

欧盟成员国一个月前陆续启动新冠疫苗接种,辉瑞本月中旬以比利时一处生产厂调整疫苗产能为由,暂时减少向欧洲的疫苗交付量。

一些欧盟国家不得不调整疫苗接种计划。西班牙首都马德里大区27日宣布,由于新冠疫苗供应不足,将在未来15天内暂停第一剂新冠疫苗的接种工作。

欧盟多国对此强烈抗议,意大利政府已经向辉瑞发去正式警告信,要求辉瑞履行交付合同。

意大利新冠病毒应急委员会官员 阿尔库里:很不幸,本周我们从辉瑞接受的疫苗剂量降低了29%。我们被告知下周还会降低20%。这种延迟和减量还会继续。这是辉瑞单方面的决定,而且临时才通知我们。

此外,法国政府也表示,由于新冠疫苗延迟交付,法国可能会对辉瑞制药实施制裁。德国卫生部对辉瑞发出呼吁,要求其遵守在新冠肺炎疫苗交付量和日期方面的承诺。

以色列领先接种 巴勒斯坦“干等”

欧美发达国家竞相抢购疫苗,对其他国家获得疫苗造成了严重的冲击。发达国家民众还在犹豫要不要接种,其他一些国家民众却只能望眼欲穿。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情况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2020年12月下旬,美国辉瑞公司新冠疫苗在以色列正式获批上市。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甚至表示,以色列或将成为第一个从新冠疫情阴霾中走出来的国家。

目前以色列日均接种新冠疫苗的能力维持在15万剂以上,目前已经有近280万人接种了疫苗。占以色列总人口850万的大约三分之一。

护士 米哈希:我很相信这款疫苗,这周我自己接种了第二针。

可即便疫苗接种速度领跑全球,以色列却因为一些做法受到多方批评。近日,以色列卫生部扔掉了数百万剂即将过期的疫苗,却不愿意为被占领地区约500万巴勒斯坦人接种。

联合国中东和平进程特别协调员 托尔·文内斯兰:联合国继续呼吁以色列,帮助被占领区的巴勒斯坦人满足优先需求,更广泛地提高新冠疫苗的使用率,这对两国政府控制疫情至关重要,也是国际法对以色列提出的义务。

长期以来,居住在被占领区的巴勒斯坦人不仅难以获得正常的医疗保健服务,还不被允许发展自己的医疗系统。因此新冠疫情期间,只能用捉襟见肘的资金向别国采购疫苗。

巴勒斯坦卫生部门27日宣布,将于2月中旬收到“首批”来自俄罗斯的新冠疫苗,而在此之前,他们能做的,只有等待。

“数”说全球新冠疫苗分配鸿沟

这种疫苗分配鸿沟不仅仅发生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从全球范围看,新冠疫苗在高收入和低收入国家之间分配不均的现象都十分明显。

世卫组织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全球已有约50个国家接种了总计约4000万剂新冠疫苗,其中大部分为高收入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