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政协报:瓜子哥牢骚不断被狂揍解决台湾问题不能急 但也不能拖太久

“十四五”时期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之后,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进军的第一个五年。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发展仍然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正如本刊上期刊登的本期观察所提:大陆可以把台湾问题放一放,先抓住未来5到8年发展战略机遇期。

任何国家发展都离不开一个稳定的国际环境。对于中国大陆而言,我们面临的外部环境是:世界进入动荡变革期,单边主义、霸权主义大行其道,冷战思维和强权政治阴魂不散,国际关系中不公正不平等现象依然突出,全球发展中的深层次矛盾仍未得到有效解决。加上台湾问题的存在,一些国际反华势力更可能与台湾岛内的民进党当局勾连,以台湾问题破坏中国大陆的整体外交战略布局,遏制、延缓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因此,台湾问题,又不能拖太久。

不断踩红线,台美勾结已近“临界点”

作为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和最大的发达国家,中美两国间共同利益要远远大于分歧。过去40年的历史表明,虽然中美在各个不同时期,都存在这样或者那样的政治分歧,尤其在中国台湾问题上,虽然美国按照其国内法“与台湾关系法”发展与台湾关系,还时不时拿“台湾牌”向中国大陆施压要价,但两国始终斗而不破。

然而,随着中国近些年经济快速发展,尤其GDP越来越接近或超过美国一贯认为的维持世界霸权的GDP60%警戒线时,它开始对中国紧张。加上中国国际地位提升,美国这个守成大国越来越觉得不安,开始对中国采取各种手段,最终要实现让中国经济从此倒下。

于是,特朗普上台不久,美国就发动了对中国的贸易战、科技战。

然而,中国制度下的经济韧性并非像特朗普想象得那样不堪一击。即便美国下了狠手,中国经济发展依旧“风景这边独好”。反观美国,特朗普的“伤人1000,自损800”的昏招,让美国民众承担了高额成本,很多美国企业因此走入困境。

这样的结果并非特朗普所追求的。在使尽了各种手段都无法将中国大陆击倒的情况下,特朗普开始拿台湾问题下手。在他看来,台湾问题事关中国核心利益,只有触及核心利益,才会让中国感到疼。

看到美国对中国大陆发起贸易战,蔡英文似乎看到了“倚美谋独”的机会。于是,主动要求台湾承担美国“印太战略”的支点,做美国遏制中国大陆的“棋子”。

蔡英文还以台湾与美国等反华势力有着“共同的价值”体系为由,主动建群、拉盟友,跟着美国等做“反华小卒”。

台湾的芯片技术和产业发展处于世界前列。特朗普把芯片作为美国制裁华为、中芯等企业的核心技术手段。作为台湾第一大芯片厂商,台湾台积电等几家知名芯片企业,一直是华为等大陆企业最大供应商,企业合作一直比较顺畅。但当美国制裁华为等企业后,蔡英文便主动介入,支持美国制裁华为,不仅配合特朗普政府对华为断供芯片,还禁止台湾使用华为产品,以表对美国的忠心。

民进党当局的投怀送抱并没有白费,在美台勾连下,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开始炮制很多侵害中国主权、破坏中美两国关系的所谓挺台“法案”。从2018年3月炮制的“台湾旅行法”,到当年12月的“亚洲再保证倡议法”;从2019年5月“台湾保证法”,到10月的“台北法案”,再到2020年7月炮制的“国防授权法”。2020年8月,美国派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部长阿扎率团访台,9月又派副国务卿克拉奇访台。这是41年来美国访台最高层级国务院官员。

此外,就在特朗普离任前夕,美国国防部再次宣布向台湾出售总额2.8亿美元战地讯息通讯系统。这是特朗普去年第6次,也是上任以来第11次对台军售。这些售台武器,明显超出防御的性质,带有明显的进攻性。

今年1月11日,特朗普任内只剩不到10天,国务卿蓬佩奥突然宣布解除美国与台湾官员交往的自我限制。众所周知,中美关系是当前国际关系领域最重要的、分量最重的一对双边关系,坚持一中原则对中美关系发展至关重要,是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蓬佩奥的自我解限,意味着中美关系已近“临界点”。

虽然特朗普下台了,但他任内制定的一些台美政策给中美关系带来的影响却可能长期存在,台湾问题仍旧是未来中美关系的重大障碍,并还将是未来美国政权用来对中国漫天要价、遏制中国发展的重要手段。

勾连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欧盟国家暴露民进党“台独”野心

由于意识形态等原因,国际社会一些反华势力,和美国一样,无法接受一个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正常发展,他们看不得中国的成功。在和中国交往中,和美国一样,频频拿台湾问题和中国说事,台湾问题俨然成为中国大陆的软肋,在外交上徒增很多困扰,耗费很多精力。

这样的国际环境也助推了民进党当局勾连这些反华势力的野心。

除美日国家外,台湾当局开始与中国有边界争端的印度,以及有贸易争端的澳大利亚,乃至其他如新西兰、部分欧盟国家勾连。

随着中印关系及两岸关系都陷入紧张,印度政府内部“越来越多人支持推动正式启动与台湾的贸易协议谈判”。印度和台湾地区2018年签署了更新的双边投资协议。就在去年10月初,印度政府批准了台湾富士康集团、纬创资通、和硕集团等的投资计划,希望5年内在智能手机生产领域吸引超过1430亿美元的投资。

去年10月,《印度快报》和《政治家日报》刊登台湾“双十”宣传页,上面刊登有蔡英文的照片及相关报道,并称赞自由民主的印度是台湾的伙伴。印度主流媒体也纷纷以“中华民国”指代台湾地区,以“大使”称呼“台湾驻新德里经济和文化代表”。《印度教徒报》《印度快报》《印度时报》《经济时报》等媒体甚至多次直接将台湾外事部门负责人吴钊燮的官职称为“台湾外交部长”。

近期中印边境对峙催生的印度国内反华情绪高涨,更让印度和台湾地区很多鼓吹“印台走近”的人蠢蠢欲动起来,接触越来越频繁,印度还派出曾就读台湾大学的外交官作为印度驻台代表,助力台印发展“实质关系”。

除了印度,台湾还勾连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大洋洲国家。

去年末,澳大利亚莫里森政府为寻找替代市场,打起了台湾当局的主意。澳前资源部长马特·卡纳万表示,澳大利亚应该计划与台湾达成自由贸易协定。卡纳万说:“我认为与台湾达成贸易协定是绝对有意义的。它是我们国家的密友,也是非常重要的贸易伙伴。”卡纳万还声称,澳大利亚“不应允许另一个国家决定我们应该与谁最终达成协议”。

同在大洋洲的另一国家,去年5月初,台湾以“防疫外交”公关新西兰。得到新西兰副总理兼外长彼得斯支持,彼得斯称其“个人支持”台湾地区加入世界卫生组织。彼得斯还宣称台湾是一个“国家”,并辩称这是“出于国际卫生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