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兰波:在意草山春晖国语大利为中国说话有多难?

巨型至高岭鲑鱼,第五元素百度影音,百万大歌星张杰,q宠迷你小保姆,谷俊山女儿谷艳丽照片,黄静茵金勇俊,将神皇德耀世,宠弟成夫,集众思官网,阿朵当街喂奶,大武口青年弓社,陈翔小说吧,韩国固齿健,超凡入圣之路,东成西就快播,家庭女人最后的离别,假碰瓷勒索500万,冲上云霄2Michelle,皇家花仙袭君王,非诚勿扰 叶进,火爆天王sodu,建新达宏,姜昕言吻戏,北方影院杀机四伏,薄一波简历,广州迪士奇乐园,超凡入圣之路,跟踪阿斯特罗斯,洪射冰,搓碟音乐论坛

【采访/观察者网 李泠】

·春节安排

观察者网:今年春节,你们这边怎么过年?

胡兰波:今年什么活动都没有。前几天罗马还是“橙区”(注:意大利按照疫情风险由高到低,将地方划为红区、橙区和黄区),酒吧、餐馆完全不能开门。我们也不能随意离开罗马去别的地方。周末想去一个离罗马几十公里的地方走走,都不可以。拉齐奥大区变成黄区才几天时间,我们稍微自由点,但搞活动基本是不可能的,政府也不鼓励这么做。

没有线下活动,我们《世界中国》杂志就在二月刊拿出16个版面专讲春节,比如聊聊年画、剪纸,还教怎么做饺子。包饺子不能完全按中国的食谱走,不能有中国菜谱里的蚝油之类,他们就用最简单的橄榄油、盐;当然,酱油他们都认识。菜也不能是大白菜,得放意大利有的蔬菜。我们是晚上想起要在专栏上加做饺子的食谱,做得比较匆忙,晚上灯光不好,拍的图片非常难看。好在杂志出来后还是很受欢迎的。

在杂志上一步步教意大利人包饺子(作者供图)

观察者网:那往年都怎么过春节?

胡兰波:以往每年意大利各个城市都有大规模的春节活动,主要是由华侨发起,靠各个侨团集资。比如每个侨团出2000欧元,像罗马就有20个侨团,去年就凑来4万欧元,用于活动各类开销。办活动,场地是不要钱的,只要市政府给你许可证就行;而安保、搭台、搭棚、通电之类,花费不少。

每年这个活动会吸引特别多的当地市民参加,2019年那年可谓水泄不通。那场活动在罗马一个不是特别大的公园举办,来了好几万人,在现场就特别能感受到中国文化的力量,人们对中国很有兴趣。我们杂志社的摊位卖了很多小熊猫玩偶、剪纸等玩意儿,连我们的杂志当天都卖了几百本。

去年原本大家也非常期待,侨团把钱都凑齐了,所有相关手续都办好了。但是当时中国国内爆发疫情,华侨在意大利受到歧视,也有人担忧活动办了没人来。就有侨团代表说要不就算了,最后就给取消了。有些城市,比如北方的都灵,他们那边活动办得早,就很顺利。

大的活动没有,我们编辑部就在自己的场所搞了个小型演出,同时为国内抗疫筹款。除了义卖自己的杂志和书,也卖了很多小老鼠吉祥物、熊猫等等,那是我在国内买的,原准备在庙会上用。那天来了一百多个意大利人,基本上大家把东西都买走了,筹了1170欧元,我们转交给中国侨联的华侨基金会了。

义卖现场,王小波议员和他的女儿在台上向意大利友人解释新冠疫情,反击种族歧视(作者供图)

一场活动能从意大利人那里拿来1000多欧元,算是很不错的了,因为意大利人不像中国人那样出手大方,掏个一两百块钱不算什么,他们一般就给个三、五欧元。当时意大利还没疫情,真为武汉担忧,那场义卖他们尽了自己的心意。那天还来了一家三口,妈妈91岁,几个月后她的丈夫和母亲在同一天被新冠夺去生命。

观察者网:去年因为新冠疫情,中意两国守望相助,今年春晚还有意大利男高音歌唱家安德烈·波切利携子马特奥献唱《我的太阳》《抱紧我》。您这边看春晚吗?

胡兰波:每次播春晚的时候,我们这儿是下午,我一般会边包饺子边看;今年居家的华侨多些,估计看的人更多了。但今年我看不成了,要去单位布置场地,有个意大利导演想在那里拍一个关于春节的纪录片,由我向一个意大利八岁的小女孩解释中国人怎么过年。

编辑部布置中(作者供图)

·在意华人华侨

观察者网:说到华侨,您周围的华人华侨回国的多吗?据我了解,刚开始中意间的航班停飞过,但后来放开了一阵子。

胡兰波:回去的不少。现在我们回去非常困难,原来还可以走第三国,现在这条路也堵死了。这边有个旅行社,胆子很大,搞了个包机,最开始一周一次,米兰飞南京,现在次数多些,但票仍非常难买。前阵子新华社记者要回去,但根本买不到票,说是4月以前的票都买不到了。现在订票,可能也得6月份才能走。

观察者网:中间可以走的时候,您考虑过回来吗?

胡兰波:当时我没有。那时一些华侨急着走,很多意大利人就给我们杂志的脸书账号留言,说中国人对意大利没什么感情,问题来了就跑。见中国人走了,他们又遗憾又失落。那时我还给华侨写了封公开信,号召大家别走。那时我想,真正想走的人不会因为看了这封信就不走,但这信对意大利人来说会是一个很大的鼓舞。《共和国报》等一些报纸都转载了。

我们后来还出了一本书,叫《我们留下了》,由我和另外21个留在意大利的华侨一起写的,讲我们为什么留下,期间都做了什么。这本书虽然没什么文学价值,但从社会价值上来看,它记录了华人华侨在意大利抗疫的这段历史,未来也可作为一份史料。

当时我自己没想走,一是我号召别人不走,那我自己就不该离开;二是我觉得留在这儿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现在想走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了。我母亲88岁了,这几天病得挺重,我就跟她说:“妈你得挺住啊!我现在回不去!”

可能得到人道主义的签证问题不大,不过回去的过程太漫长了。除了机票问题,现在回去还要做核酸、血清抗体四个检测,口罩要从到飞机场开始一直戴到隔离酒店,而且现在隔离是21天。我有个朋友刚回去,现在还在酒店里,要呆21天,几乎有一个世纪的感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