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记者:外媒1张49神仙道激活码生成器9美元中国警察照片 是这么来的

【文/ 徐泽宇】

每年两会,都会邀请外国记者采访报道。

去年全国两会的时候,BBC曾发表过一篇报道,文章阐述和评论了大会议题的内容,但是标题下方却配发了一张武警列队在天安门前巡逻的照片。照片中,摄影师将武警战士填充了画面的四分之三,灰暗的镜头中弥漫着一股人为塑造的奥威尔主义气息,给人一种紧张、压迫的心理暗示。图片旁则写了一行阴阳怪气的解说:“中国希望控制疫情,并控制香港。”

在外媒报道中,这种图文严重不符的情况并不鲜见。无论什么题材的涉华报道,中国警察、武警、军人的照片都可以理所当然地成为配图,这似乎已经成了一种行业默契。每当这个时候,所谓的新闻伦理,早被西方媒体抛到脑后了。

我一直很好奇,这些照片是从哪来的?

记者们“先找一个‘压迫自由’的角度,然后,效果不错。”截图来自作者推特

今年3月5日,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开幕前,几名挂着外媒采访证的记者聚拢在一名执勤的武警战士旁边,争相掏出长枪短炮对着他疯狂拍照。我现场目击到这一幕时,终于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一些外媒把“客观公正”挂在嘴边,却不约而同地选取了同样扭曲的视角。这名武警战士根据规定不能随意移动,而他身后不远处就是人民大会堂,这便组成了外媒记者眼中的“完美构图”——将一个标志性建筑与身着制服的人员同框,并且用长焦镜头、低位仰拍等手法让后者显得具有侵略性。

这个场景让我联想起了西方人熟悉的圣经故事题材名画《圣塞巴斯蒂安的殉难》,画中圣徒塞巴斯蒂安被捆在柱子上动弹不得,凶恶的士兵们却纷纷放箭将他射杀。

当我看完这一幕丑剧,准备继续向人民大会堂走去时,脑海闪过了一个念头——给中国加了这么长时间的“灰黑滤镜”,这些暗箭伤人的外媒记者或许也该成为照片的主角了。

于是,我转过身来,对着他们按下了快门。

我把这张图片上传到推特账号上,并配发了一句推文:“如果你想知道那些中国警察照片都是从哪来的……”

截图来自作者推特

当时我并没想到,这张图和这句话会引发那么多海内外网友的共鸣。海外网友纷纷在下面吐槽道:“他们明明有很多东西可以拍,但是却非要聚焦在警察身上,你已经能猜出来他们接下来要写什么样的文章了”、“西方媒体就是这么用图片编故事的”、“如果这种事发生在美国这样的国家,这些摄影师就会被枪杀的”。

看起来,太多的人与我有相似的疑惑、相同的感受。双重标准、断章取义、颠倒黑白、捏造事实,天下苦西媒久矣。

后来,在同事的提醒下,我发现其中一位外媒记者已经将他拍到的武警照片上传给盖蒂图片社(Getty Images)中,高清大图标价499美元。除了这张图片之外,他当天还在人民大会堂内外拍了大量以武警、安保人员为主题的照片。当然,使用的还是熟悉的扭曲视角。

其实,西方媒体这种论黄数黑的做法,大多数人都心知肚明、司空见惯,但我们往往会习惯性地默认这是一种难以改变的既成事实。殊不知,一点星星之火就会点燃大家共同的义愤,让世界产生共振。我们要做的,就是记录下他们的丑行,使之在国际舆论的审判庭上成为呈堂证供。

外媒记者将自己拍到的武警照片上传盖蒂图片社(Getty Images),明码标价499美元。截图自作者推特

当然,他们不会轻易地承认过错,反而会认为你犯了错。这张图片在海外产生影响之后,BBC、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澳大利亚人报记者纷纷到我的推特上留言攻击,以BBC的记者尤其执着。他主要的观点包括——外媒记者拍照是在行使新闻自由的权利,但我上传他们拍照的照片是在误导舆论;虽然外媒当天拍的武警照片已经传到了盖蒂图片社,但是尚未被任何媒体采用,所以不算抹黑;我推文下的某些网友留言中包含事实性错误,我需要为这些网友的错误负责。

在我看来,他的这种逻辑已经不奇怪了。

去年新冠肺炎疫情爆发的时候,我作为当时新华社派驻武汉的唯一一名专职英文记者,前后共采访了80天。期间,我应邀与BBC就武汉疫情进行了三次远程直播连线采访。

其中一次采访就发生过一个有趣的插曲:我正在讲话的时候连线突然中断了,我的手机依然能收听到演播室里的声音,但我的声音对方却收不到。这大概率是对方出现了故障,或者是在切信号的时候出现了失误。但是就在我无法发声的时候,BBC主持人不失时机地发表了评论:“我们的连线似乎中断了,我们等几秒看看能否继续连上线。很显然,中国那一部分地区(指武汉)的通讯信号目前并不畅通。”

还有一件事发生在第一次连线的前一天晚上。对方的制片人打电话跟我说:“我们可以不说你来自新华社,就说你是中国当地的某一位记者。”我当时愣了一下,但很快就理解了他的意思。在他看来,中国官方媒体发布的信息是不可信的,他认为模糊我的身份是在帮我一个忙。我当即告诉他:“你必须说我是新华社的记者,而且请你们的主持人不要把Xinhua News Agency(新华社的英译)念错了。”

错的是你,不是我;你是不好的,我是好的——这就是他们的“灰黑滤镜”。

古希腊悲剧作家埃斯库罗斯曾说:“战争中,第一个阵亡的是真相。”但是,在跟西方媒体对华抹黑的斗争中,我们却必须要用真相去赢得胜利。而澄清真相的第一要务就是——对他们的“灰黑滤镜”,我们不能习以为常。

我很庆幸,当时的自己醒悟了过来,对着他们按下了快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