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谈:需用公开透明还原“女辅警敲诈案”真实面目

“女辅警敲诈案”仍在舆论场中发酵,涉事地方有关部门通报了相关情况,回应了部分关切,但仍然有一些问题值得关注。公众呼吁依法公开对涉案公职人员处理的更多细节,业界希望地方法院二审能更加公开透明,完整还原这个奇葩案件的真实面目。

撤回判决书,撤不掉也免不了公正审判的责任。该案一审判决书被灌南县人民法院从网上撤回,理由是目前该案正在二审审理期间,一审判决书未生效。此举有法可依,但这个节点撤回,难免引发公众疑问。

裁判文书公开的初衷是倒逼审判公开、公平、公正,让每一个判决都经得起历史和人民的检验。该判决书引发法律界广泛讨论,这无疑是检验和提升人民法院审判水平的契机。自觉接受人民监督,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是人民法院不可推卸的责任。

涉案公职人员处理还需公开更多信息。灌云县委宣传部发布的信息称,该县涉案的7名公职人员已分别受到党政纪处分;媒体从网上找到疑似该县以外第8名涉案公职人员已被判刑的信息。信息披露的不充分,加剧了公众的疑问:这些公职人员为何会被一名女性轻易围猎,涉案资金来源是否合法正当?如已依法依规查办,何妨全面及时公开?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公开是化解疑惑的良方,涉事地方有关部门的公信力要从与舆论良好的沟通中捡拾。

舆论关注此案不仅因为离奇,更因为其背后隐约显现权力任性的魅影。当前信息显示,涉案公职人员有8人,其中一半来自公安系统,是奇案巧合还是因果必然?一句“已分别受到党政纪处分”难以回应公众关切。

这类奇葩案件挑战的是党纪国法,考问的是党风政风,对此绝不能一笑而过、一删了之。当前,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活动仍在深入开展,除了依法继续审判,以案为鉴深入检视反思,正风肃纪、纯洁队伍恐怕才是有关方面的当务之急。

(原题为:《“女辅警敲诈案”仍在发酵,需用公开透明还原案件真实面目》)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此前报道:

女辅警曾称自己有立功表现 知情人:她长相中等偏上

近日,一份网传的江苏省连云港市灌南县人民法院做出的刑事判决书显示,连云港市一名1994年出生的女辅警许某,被指控2014年3月至2019年4月期间,同时或者不间断地与多名公职人员发生不正当男女关系,后以其母亲会来闹事等种种理由先后敲诈9人共计人民币372.6万元。判决书显示,与许某发生关系的人包括当地多名公安系统、卫生系统、教育系统的负责人。判决书显示,许某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13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万元。一名了解该案的知情人士13日告诉北青-北京头条记者,庭审中许某认罪认罚,也曾流过眼泪,但在听到公诉机关对其量刑建议时,神情还比较镇定。许某曾在庭审中多次称自己有“立功”表现。知情人表示,庭审中检察院方面出具了相关人员的证词,但许某的母亲和与其发生关系的人均未出庭作证。

近日一份网传的刑事判决书显示,许某被检察院指控于2014年3月至2019年4月期间,同时或不间断地与多名公职人员发生不正当男女关系,后以自己家人找被害人闹事、买某、怀孕、分手补 偿等为由,抓住公职人员害怕曝光后影响工作、家庭、名誉的心理,先后敲诈9人共计人民币372.6万元。

该判决书显示,和许某发生关系的人包括当地多名公安系统、卫生系统、教育系统的负责人,如2014年3月至2015年1月,许某与时任灌云县公安局南岗派出所所长孙某发生不正当两性关系,后许某谎称其母亲李某知道其怀孕欲找孙某讨要说法、怀孕补偿、分手补偿等为由,先后三次向孙某索要人民币100万元;2016年6月至2016年8月,许某与时任灌云县公安局副局长寇某发生不正当男女关系,后以怀孕其母亲欲找寇某闹事为由,向寇某索要人民币20万元;2016年9月至12月,许某与时任灌云县四队镇中心小学校长关某发生不正当两性关系,后以丁某检举揭发关某生活作风以及其怀孕、其母欲找关某闹事为由,向关某索要人民币45万元;2017年5月至6月,许某与时任灌云县陡沟卫生院副院长兰某发生不正当两性关系,后以把两人关系告诉兰某老婆、到兰某办公室闹事等为由,向兰某索要人民币15万元。

该判决书显示,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许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威胁或者要挟的方法,多次勒索他人财物达人民币372.6万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许某犯敲诈勒索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最终,法院判决许某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13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万元。

灌南县人民法院12日称,目前该案正在二审审理期间,一审判决书未生效。灌云县委宣传部也通报称,该案涉案的7名公职人员已于2019年底分别受到撤销党内职务、行政撤职等党政纪处分。

13日,一名了解该案的知情人士告诉北青-北京头条记者,该案开庭审理时整个过程非常严谨,检察院出具了大量的证据和证人证词,法院依法进行了相应的审理。许某在庭审时还曾流出过眼泪。

知情人表示,许某年纪比较小,“外观最多算中等偏上的那种,曾多次提到自己有立功的表现。”

知情人回忆说,当天的庭审中,证词中多次提到许某的母亲,“但当天的庭审中,她的母亲以及和她发生关系的人都没有出庭来作证。”